行业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解读:《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对信托业务的影响
时间:2019-12-18 8:59:19

2019年11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简称“《九民纪要》”)正式稿,在最高院民二庭前期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基础上,根据法官、学者、律师、实务人员等各界人士的反馈意见进行了一定的修改和完善,旨在“统一裁判思路,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增强民商事审判的公开性、透明度以及可预期性,提高司法公信力具有重要意义”。尽管《九民纪要》强调其“不是司法解释、不能作为裁判依据进行援引”,但其包罗了公司、合同、担保、证券、信托、保险、票据、破产等长期以来涉及众多争议的多类型民商事纠纷,尤其是金融领域审判思路,在司法实践层面,作为全国法官裁判的参考,其实际影响不可小觑。围绕这份《九民纪要》,法律界、金融界、学术界各方都从各自的角度进行了阐述与分析。现结合公司开展的信托投资业务谈谈对《九民纪要》的理解。

一、《九民纪要》中与信托相关的内容主要涉及第七部分“关于营业信托纠纷案件的审理”第88条至第96条。主要针对金融信托资管业务中通道业务、保底刚兑、结构化信托、信托端增信文件、资产端包括明股实债在内的非标模式、纳入其他符合条件的资管业务等纠纷。具体内容如下表:

 

 

 

纪要条款

主要内容

88.营业信托纠纷的认定

第1款:界定营业信托的内涵

第2款:资管业务如符合信托法律关系的则适用信托法及其他有关规定处理。

89.资产或者资产收益权转让及回购

第1款:区分信托端与资产端交易,资产端法律关系不属于营业信托纠纷,只要合同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资产端转让以固定价款附回购模式则具有法律效力

第2款:将资产端明股实债的行为认定为让与担保

90.劣后级受益人的责任承担

第1款:认可结构化信托中劣后对优先的约定差额补足义务

第2款:认可结构化信托中不同受益人与受托人之间的信托关系

91.增信文件的性质

认可第三方在信托端提供差补、回购、流动性支持等增信文件效力,但具体根据增信文件内容确定是否构成保证合同关系。

92.保底或者刚兑条款无效

第1款:确认受托人向受益人作出的保底或刚兑条款无效,但如受托人对受益人的损失存在过错的,则可主张受托人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第2款:明确任何形式的保底或刚兑条款均无效。

93.通道业务的效力

界定通道业务,明确在资管新规“新老划断”过渡期内主张通道业务无效的,法院不予支持。

94.受托人的举证责任

委托人起诉受托人没有履行信义义务等受托人职责时,举证责任倒置

95.信托财产的诉讼保全

第1款:明确信托财产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和受益人自身的财产,并在此基础上明确,除非法定情形出现,不对信托账户中的信托资金采取保全措施;

第2款:可依法对受益人的受益权采取保全措施

96.信托公司固有财产的诉讼保全

审慎进行信托公司固有财产的保全,尽量“活封”“活扣”,符合条件时应及时解除保全措施

 

、结合公司开展的信托产品投资业务,我们重点关注90、91、92、93条对公司投资业务可能产生的影响主要涉及以下几个方面:

1、在信托产品的选择上,可优先考虑在信托产品结构设计中包含:劣后级受益(且对优先级受益人的差额补足义务的)、由信托合同之外的当事人提供第三方差额补足、代为履行到期回购义务、流动性支持等类似承诺文件作为增信措施的业务中应实质审核承诺文件内容,并确保其担保效力

2、在投资信托产品时,信托合同中含有保证本息固定回报、保证本金不受损失等保底或者刚兑条款,或采取抽屉协议其他方式约定明确认定为无效条款(约定

3、谨慎选择(规避“通道业务”产品,严格遵守资管新规新老划断期限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部分摘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

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通知

 

法〔2019〕254号

 

……

七、关于营业信托纠纷案件的审理

会议认为,从审判实践看,营业信托纠纷主要表现为事务管理信托纠纷和主动管理信托纠纷两种类型。在事务管理信托纠纷案件中,对信托公司开展和参与的多层嵌套、通道业务、回购承诺等融资活动,要以其实际构成的法律关系确定其效力,并在此基础上依法确定各方的权利义务。在主动管理信托纠纷案件中,应当重点审查受托人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财产管理过程中,是否恪尽职守,履行了谨慎、有效管理等法定或者约定义务。

88.【营业信托纠纷的认定】信托公司根据法律法规以及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的监管规定,以取得信托报酬为目的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受托人身份处理信托事务的经营行为,属于营业信托。由此产生的信托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为营业信托纠纷。

根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的规定,其他金融机构开展的资产管理业务构成信托关系的,当事人之间的纠纷适用信托法及其他有关规定处理。

89.【资产或者资产收益权转让及回购】信托公司在资金信托成立后,以募集的信托资金受让特定资产或者特定资产收益权,属于信托公司在资金依法募集后的资金运用行为,由此引发的纠纷不应当认定为营业信托纠纷。如果合同中约定由转让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在一定期间后以交易本金加上溢价款等固定价款无条件回购的,无论转让方所转让的标的物是否真实存在、是否实际交付或者过户,只要合同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对信托公司提出的由转让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按约定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当事人在相关合同中同时约定采用信托公司受让目标公司股权、向目标公司增资方式并以相应股权担保债权实现的,应当认定在当事人之间成立让与担保法律关系。当事人之间的具体权利义务,根据本纪要第71 条的规定加以确定。

90.【劣后级受益人的责任承担】信托文件及相关合同将受益人区分为优先级受益人和劣后级受益人等不同类别,约定优先级受益人以其财产认购信托计划份额,在信托到期后,劣后级受益人负有对优先级受益人从信托财产获得利益与其投资本金及约定收益之间的差额承担补足义务,优先级受益人请求劣后级受益人按照约定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信托文件中关于不同类型受益人权利义务关系的约定,不影响受益人与受托人之间信托法律关系的认定。

91.【增信文件的性质】信托合同之外的当事人提供第三方差额补足、代为履行到期回购义务、流动性支持等类似承诺文件作为增信措施,其内容符合法律关于保证的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当事人之间成立保证合同关系。其内容不符合法律关于保证的规定的,依据承诺文件的具体内容确定相应的权利义务关系,并根据案件事实情况确定相应的民事责任。

92.【保底或者刚兑条款无效】信托公司、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作为资产管理产品的受托人与受益人订立的含有保证本息固定回报、保证本金不受损失等保底或者刚兑条款的合同,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条款无效。受益人请求受托人对其损失承担与其过错相适应的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实践中,保底或者刚兑条款通常不在资产管理产品合同中明确约定,而是以“抽屉协议”或者其他方式约定,不管形式如何,均应认定无效。

93.【通道业务的效力】当事人在信托文件中约定,委托人自主决定信托设立、信托财产运用对象、信托财产管理运用处分方式等事宜,自行承担信托资产的风险管理责任和相应风险损失,受托人仅提供必要的事务协助或者服务,不承担主动管理职责的,应当认定为通道业务。《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第22条在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的同时,也在第29条明确按照“新老划断”原则,将过渡期设置为截止2020年底,确保平稳过渡。在过渡期内,对通道业务中存在的利用信托通道掩盖风险,规避资金投向、资产分类、拨备计提和资本占用等监管规定,或者通过信托通道将表内资产虚假出表等信托业务,如果不存在其他无效事由,一方以信托目的违法违规为由请求确认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至于委托人和受托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应当依据信托文件的约定加以确定。

94.【受托人的举证责任】资产管理产品的委托人以受托人未履行勤勉尽责、公平对待客户等义务损害其合法权益为由,请求受托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的,应当由受托人举证证明其已经履行了义务。受托人不能举证证明,委托人请求其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95.【信托财产的诉讼保全】信托财产在信托存续期间独立于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各自的固有财产。委托人将其财产委托给受托人进行管理,在信托依法设立后,该信托财产即独立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固有财产。受托人因承诺信托而取得的信托财产,以及通过对信托财产的管理、运用、处分等方式取得的财产,均独立于受托人的固有财产。受益人对信托财产享有的权利表现为信托受益权,信托财产并非受益人的责任财产。因此,当事人因其与委托人、受托人或者受益人之间的纠纷申请对存管银行或者信托公司专门账户中的信托资金采取保全措施的,除符合《信托法》第17条规定的情形外,人民法院不应当准许。已经采取保全措施的,存管银行或者信托公司能够提供证据证明该账户为信托账户的,应当立即解除保全措施。对信托公司管理的其他信托财产的保全,也应当根据前述规则办理。

当事人申请对受益人的受益权采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信托法》第47条的规定进行审查,决定是否采取保全措施。决定采取保全措施的,应当将保全裁定送达受托人和受益人。

96.【信托公司固有财产的诉讼保全】除信托公司作为被告外,原告申请对信托公司固有资金账户的资金采取保全措施的,人民法院不应准许。信托公司作为被告,确有必要对其固有财产采取诉讼保全措施的,必须强化善意执行理念,防范发生金融风险。要严格遵守相应的适用条件与法定程序,坚决杜绝超标的执行。在采取具体保全措施时,要尽量寻求依法平等保护各方利益的平衡点,优先采取方便执行且对信托公司正常经营影响最小的执行措施,能采取“活封”“活扣”措施的,尽量不进行“死封”“死扣”。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为信托公司预留必要的流动资金和往来账户,最大限度降低对信托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的不利影响。信托公司申请解除财产保全符合法律、司法解释规定情形的,应当在法定期限内及时解除保全措施。

……

 
闽投融资再担保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服务热线:18605994039  业务洽谈:0591-98765432
地址:福州市鼓楼区五四路国际大厦12层  闽ICP备16032214号-1    技术支持:一九互动